首页

加入收藏

您现在的位置 : 首页 > 休闲娱乐

《少爷和我》:哈哈哈,这部喜剧还把我看哭了

时间:02-09 来源:休闲娱乐 访问次数:18

《少爷和我》:哈哈哈,这部喜剧还把我看哭了

2022年12月17日,《喜2》总决赛落下帷幕。《少爷和我》拿下亚军,“刘波刘海留疤”成为热门喜剧梗。“你触碰了我的逆鳞,竟然敢让刘波刘海留疤。”《少爷和我》火到什么程度呢?豆瓣热门短评中,就有它的身影。2023年开年,凭借《狂飙》大爆的张颂文,也看过《少爷和我》。转眼到了2024年,我们会发现,《少爷是我》还可以是部改变影视综打法的喜剧代表。国产剧的常规打法是剧综联动,先有剧,再有综,两者是上下游关系。《少爷和我》则是在综艺中扬名立万,做综改剧的探路者。追完前9集,感觉这部剧值得唠唠。一、我们都是韭菜《少爷和我》一共12集,每集20分钟。体量虽小,笑点颇多。我最喜欢的作品之一是第一集《饺子之神》。饺子之神最擅长制作韭菜鸡蛋馅饺子。食材有讲究,水用的是食客们的家乡水,蛋用无脚鸟的蛋(戈达尔和王家卫微微一笑),面用的是太平粉,因为“粉”是太平。为何里面没韭菜?因为“我们都是韭菜。”食饺环节,金句井喷。第一步,闻饺。闻到的不应该是饺子味,而“是麦香,是你老家的万亩良田。”第二步,听饺。听到什么了?不是万亩良田,而是”白山黑水的穿林风声。”饿得不行的美食家开始不满。饺子之神振振有词,“你吃的是饺子吗?是我的半生修为。”《饺子之神》是对用饮食文化标榜的高档餐厅的夸张戏谑。在这种浮夸的饮食文化中,食物成为附庸,文化才是目的。这是大脑对肠胃地位的冒犯。分享一个冷知识,我们的大脑会影响我们对饮食的判断。有时候,你以为的,就是你以为的。社会现实和物理现实之间的界限是模糊的,我们可以通过科学实验证明这一点。研究表明,当葡萄酒很贵时,人们认为它的味道更好。完全相同的咖啡,人们会觉得标有环保标签的咖啡比未标注的味道更好。沉浸在社会现实中的大脑预测会改变你对饮食的认知方式。Lisa Feldman Barrett《认识大脑》《饺子之神》有个辛辣的点,依靠美食评论为生的美食家,他很认可饺子之神对美食的诠释。两者本质上都是一类人。对他们来说,食物的首要功能不是果腹,而是成为一种文化载体,一种精神层面的慰藉。那些华而不实的高档餐厅之所以能宾客盈门,根本原因是总有食客需要它们用来装腔。双方是各取所需。值得一提的是,《饺子之神》和第七集《八十一难》让角色有了一种宿命感的关系呼应。“要我的话,我就做个厨师,专门包饺子,韭菜鸡蛋馅那种,我咔咔造。”“那我就专门做一个吃饺子的人呗。”《八十一难》的剧作质量非常高。它以《西游记》的九九八十一难为切入点,喜剧梗密集,还演出中国神仙的本质,神仙也不过是高级打工人。《八十一难》的神仙,是思想沉重的社畜,心事重重的中年人。我喜欢这一集,因为它用反差做出极佳的喜剧效果。喜剧离不开反差。或者,有反差才能成喜剧。《八十一难》的最后,井木犴告别张月鹿,刚刚还是朋友生离死别的场景,接下来就说,“我剩了个橘子。”相信每一位对梗熟悉的人都会“哈哈哈。”在互联网语境中,送橘子无异于说”我是你爹”(此梗来源于朱自清的《背影》)。说好的朋友呢?《少爷和我》擅长用意外的反差制造笑点。比如我曾经喜欢说的俏皮话是“快乐是一天,不快乐也是一天,为什么要天天快乐呢?”那么问题来了,为什么会有意外反差能逗笑人的运行机制?David Eagleman的《飞奔的物种》中有个观点,分享如下。“这与我们大脑内同奖赏有关的神经递质系统的活动密切相关:相比可预测的奖励,随机的、不可预测的奖励会使大脑的活动活跃得多。也就是说,只有意外之事才能使大脑感到满足。”《少爷和我》运用大量意外反差的喜剧梗,它能让人开怀大笑,但又不止于此。二、笑点背后是泪点尼采有个观点,“喜剧与悲剧有着相同的根源和内核,只是表现形式不同。陈佩斯也说过,“喜剧的内核是悲剧。”《少爷和我》的很多故事,都达到了表面是喜剧,细思是悲剧的境界。比如第六集《杀手》,采用《买凶拍人》的外壳,用正话反说的方式,来揭露当代人的健康困境。酒的致瘾性强,烟对每个人都有危害,糖是饮料行业的财富密码。这个故事有严肃的讨论主题——杀死你的从来不是杀手,而是你的生活习惯。这,并非危言耸听。当代人备受慢性病的折磨,根本原因是我们带着旧石器时代形成的身体,无法应对当下的饮食环境,烟酒糖的大量使用,对我们的身体是一种摧残。就拿糖来说,在人类诞生以来,99.9%的时间内,糖都是宝贵且罕见的资源。然而,今天随便一瓶碳酸饮料的含糖量就超过了人体的正常需求。在这个精加工食品越来越被视为理所当然的时代,我们很容易千寻父母,只顾埋头吃美食,却忽略美食背后的健康陷阱。比如第八集《“城”家立业》,是一首关于反战主题的咏叹调。东汉末年,战场连天,角色要有武打动作。两位主演都是喜剧演员,武打戏很容易打得假。主创访谈谈到《少爷和我》对这段戏的认真投入。“所以这场戏我是专门请了武术指导,要求他们往死里打,而且他们饰演的都是小兵还不能有招式,必须是真刀真枪地用肉搏。”为什么要费这个劲?因为用硬桥硬马的打斗动作夯实古代小兵形象,让观众感受到反差,一面是残酷厮杀,一面是怜子柔情。对比越大,冲击力越强。再比如,第九集《算个喜剧》,明显致敬了《喜剧之王》。它摆出的议题是,究竟艺术至上,还是流量为王?两者不是水火不容的关系,但是,很多时候,喜剧创作者要面对二选一的困境。有流量,才能获得金主的青睐。《算个喜剧》开头就强调了金主对剧团的影响。它的金主是老刘肉夹馍和胖哥猪肉。美团作为本剧的金主之一,还为故事贡献了笑点。刘波:“你在哪个剧团?”龙小天:“我在美团。”这种植入广告兼顾了艺术和商业,我是服气的。它有个非常棒的开放式结尾。刘波和龙小天对流量说不,选择了艺术至上。在第九集后的广告中,刘波给依旧是外卖员的龙小天打电话,说给他介绍侦探助手的角色。这个在第九集结束后自动出现的小广告,依旧是开放式的结尾。刘波给龙小天介绍角色,他或许依旧失意,或许成功了。于是,我可以得出两个结论。第一个,理想和现实,看上去很近,走起来很远。第二个,理想和现实,看上去很远,走起来很近。我喜欢《少爷和我》,也因为它把小人物拍得可亲又可爱。《八十一难》拍的是小人物的友情,《“城”家立业》拍的是家国和反战,《土地神和我》拍的是小神仙和强大体制的冲突。这些故事中的主角是小人物,它们的形象却是高大的。我们看过太多喜欢势利眼的国产剧,它们不约而同地用家世分配颜值,用颜值匹配道德。《少爷和我》让我们看到小人物的风骨,高贵,坚强,友爱。结语:就前九集的呈现来看,《少爷和我》是喜剧综艺走向剧集制作的可喜一步。有个可怕的事,目前它只剩三集了。我希望《少爷和我》的主创们可以攒更多好玩的点子,作出更好的作品。梦想总是要有的,或许就实现了呢。

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,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,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。

标签 : 休闲娱乐